• 回复@大雨582:社会人不可能像自然人一样自由,你还得尊重别人的意愿!不然咱随便生产啥都强行让你要,咱是自由了,你呢? 2019-03-14
  • 机选河南福彩复式22选5 > 市井之徒 > 第0064章 来看戏的

    河南福彩22选5开奖走势:《市井之徒》 第0064章 来看戏的

    推荐阅读:元尊、飞剑问道
        这个女孩是尚扬进入少年宫看到的第一个女孩,青春、运动装、有活力,除了稍微腼腆一些,性格乐观向上,在张昭设计尚扬的整个环节中,她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,只需要她说,是因为张昭强迫了她,尚扬为了救人而情绪激动,所有事情都会变得大不一样,甚至张昭都不敢报警。

        现在她怎么说的?

        尚扬性骚扰!

        在看到她的一瞬间,尚扬猛然从长椅上站起来,直挺挺奔着栅栏走过来。

        张昭眼疾手快,没有丝毫怜悯的薅在王瑞头发上,把她拽的脱离铁栅栏附近,龇牙道:“你可要小心点,里面的家伙就是跳疯狗,靠近铁栅栏会有生命危险,别看这里是局里,但他可是敢蓄意杀人的主…”

        王瑞没有回应、对头皮上传来的刺痛,以及毫无尊严的屈辱,麻木到坦然接受,只是缓缓抬起头,看向愤怒的尚扬,平静如水,再也不是那个说话就会脸红低头的王瑞,整个人阴暗了很多。

        “你恨我?”

        “对的…你应该恨我!”

        王瑞自问自答。
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        尚扬双手牢牢抓紧铁栅栏,手背上的血管如游龙一般横亘,他不甘心,即使是事实摆在眼前也无法接受。
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”

        张昭笑眯眯的重复一句,说话间,还抬手在王瑞的脸上揉搓,好似她是尚扬的贴心伴侣,在她身上肆虐能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一切都是你教我的!”

        王瑞抬起头,终于迎上尚扬的目光,毫不躲闪,看不出丁点愧疚:“你告诉我,如果你卖水果,一辈子只能卖水果,进入拳场换个方向,未来大有前途,所以人在必要的时候应该改变,我继续当个乖巧女孩,只是少年宫的一名辅导老师,如果放下尊严,未来又无限可能,毕竟,女人有天生的优势…”

        “说的好,说的好!”

        张昭装腔作势的拍起手。

        这些话确实是尚扬说的,当初他只是为了开导王瑞,没想到她能这么快学以致用,并且用在自己身上,真是莫大的讽刺。

        尚扬抓紧铁栅栏的力度更重几分,他愿意把压在心里的所有事情与这个女孩分享,把自己最晦涩的一面露出来,全都是帮她!

        尚扬质问道:“你的良心不会痛么?”

        “良心,什么叫良心?”

        张昭对尚扬现在的样子满意极了,像个小丑一样装腔作势的询问。

    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不知道什么叫良心!”

        王瑞冷漠开口,或许是对这里有所顾忌,又强调道:“我正在与男朋友亲热,你突然出现把我带走,把他打昏,别提良心二字好么?不过我还是很喜欢听你的故事,至少蕴含很多道理 ,说努力?也知道该怎么努力了,从今往后,我应该全身心服侍在张昭身边,任凭他拆迁…”

        “真乖!”

        张昭浮夸的在王瑞脸上亲一下。

        尚扬心中怒火滔天,眼中又呈现出她全身赤裸躺在山洞里,面如死灰的一幕,是自己脱下衣服给她盖上、把她从魔爪中救出来,非但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,反倒落得如此下场,他清楚,继续下去只能让自己处于暴走边缘,更随他们的愿,手指尖在轻轻颤抖,松开铁栅栏,一步步向后退。

        “你的样子好像是一条狗!”

        王瑞笑出来,笑的很诡异,正是因为尚扬告诉她,选择很重要,她选择了站在张昭一方,灯光下的苍白面庞盯着栅栏里:“不是像,你就是一条狗,怪不得赵本忠一家看不上你,身上没有半点可取之处,像你这样的小人物,永远只能游离于社会的最底层,生下来的作用,只是别人的垫脚石”

        “对了,赵本忠的事情也是我说的,关于你小时候的经历我也清楚,你和母亲在前面走,后面有人骂是应该的,谁让你母亲不知廉耻、未婚先孕,说实话,你身上到底流淌着几个人的血都是个未知数,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这么多年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?或许像我一样,在山洞里只能任人宰割,连骑在身上发泄的人是谁都看不清楚?”

        张昭及时附和道:“很有可能,非常有可能…原来你是在这种情况下生出来的?”

        “我干你大爷…”

        尚扬原本以为自己心境已经很深沉,可当王瑞把赵素仙的事情说出来,并且细细加工,尚扬再也无法忍耐,身体要爆炸了一般,猛然冲过去,双手牢牢抓住铁栅栏,要把栅栏撕开。

        哗啦啦的声响在夜里的走廊内,格外刺耳。

        狰狞道:“王瑞,如我有出去的一天,让你不得好死!”

        “还想着出来?呵呵…还想着出来!”

        张昭笑眯眯的抬手搂住王瑞:“你认为自己有能出来的一天?不要太异想天开,对付你只需要动一根小手指而已!”

        “哗啦啦…哗啦啦”

        尚扬像是一头被关在铁笼里的猛兽,被激怒了,可办法挣扎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你有什么实力跟我的男人拼?”

        王瑞已经找到状态,也就不再收敛:“我可以明确告诉你,事情还没有结束,斩草除根的道理大家都懂,你与俱乐部签约,签的是三年合同,里面虽然没有明确说,三年之内你出现意外不能打拳怎么办,但俱乐部里对你的投入不少,我的男人已经说了,要搞,就搞得你这辈子翻不了身,子债母偿,违约金,你母亲赔,她做清洁工一定无法偿还,听说她姿色还不错…如果和我一起服侍张昭,或许还能有转机!”

    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我对老女人可没兴趣!”

        张昭故作愤怒。

        “我会杀了你们,一定会杀了你们!”

        尚扬眼里满布红血丝,脸上也变成涨红色,他现在脑中只有一个想法,冲出去,弄死眼前这对狗男女。

        “呵呵…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!”

        王瑞冷笑一声,这个女孩在一夜之间变得的令人无法相信,果然最毒妇人心,她不是受到张昭威胁蛊惑,而是在听尚扬一番话之后,心甘情愿当成张昭的胯下之奴,尚扬就是她的投名状。

        “对了,你的故事很让人感动,只不过,在没有势力的情况下”

        王瑞一顿,随后一字一句道:“人不行,感动的永远只有自己而已!”

        “精辟,太精辟了!”

        张昭拍手叫好,朝尚扬瞥了眼,摇摇头道:“你在这里等吧,赵本忠马上过来,我得趁着这个时间找你妈要点利息,就是不知道这个老女人为了自己的儿子能付出什么代价,要是她太主动了,我该怎么办呢,好苦恼…”

        说完,搂着王瑞准备离开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回来,回来!”

        尚扬脑中嗡嗡作响,视线中黑白交替,隐隐有要昏厥的架势,把一切事情往回推,他并不认为自己做的有什么错,坚持自己的道德底线不对么?但是,他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,绝对不会多管闲事,哪怕那边血肉横飞,哀嚎遍野,他都会无动于衷。

        “人呢…人呢?这个畜生,好好好…我就说他是扫把星,来的路上商店都关门,要不然非得买几挂鞭炮庆祝一下”

        张昭刚走几步,门口就传来叫骂声。

        一位身穿浅灰色外套,头顶老人帽的老头走进来,看这一身打扮,就知道老头不是普通人家,再加之他的气质,会让人看出年轻时也有辉煌的时候。

        不出意外,这个人正是赵本忠。

        在尚扬对王瑞讲的故事中,占有很大篇幅的一个人物。

        值班人员被张昭给支出去,要不然也不能如此肆无忌惮。

        本要从走廊出来的两人听到声音,顿时停住脚步,相互对视一眼,心有灵犀的抱得更加紧密,王瑞倚靠在张昭怀里,哭哭啼啼,一副受了很大委屈的样子,张昭满脸憔悴,也恍如经受过重大折磨。

        “爸…你别激动,为了这个小畜生犯不上,咱们来也是抱着看戏的想法,就是那个小畜生最后挨了枪子,也不能让你生一点气啊…慢慢走,慢慢走!”

        又有个女声响起。

        女声是尚扬的大姨赵素梅,与丈夫开了个公司,凭借着父辈的影响力,赚了一笔,在惠东市算是中上阶级。

        “我不生气,一点都不生气,还以为有勇气摔我家门是下了多大的决心,日后必定能成材,没想到才一个多月,就进了局里!”

        “狗改不了吃屎,正常,正常!”

        两人说话间,恰好出现在走廊拐角,看见哭哭啼啼的王瑞和张昭。

        八目相对。

        持续不到一秒。

        所有事情的始作俑者张昭就愤怒的冲过来,本想躲掉,躲不过就只能把戏演到底,步伐越来越快,越来越快,到赵本忠身前,双手薅住老头衣服,愤怒道:“你们就是尚扬的家人?一群畜生,他要弄死我,还把我女朋友带走,我要他死,要他死…”

        赵本忠没反应过来。

        倒是赵素梅率先回过神,冷声道:“谁是他家人,你们是受害人我们能理解,但告诉你,我们是来看戏的,把手松开…那个畜生在哪?”
  • 回复@大雨582:社会人不可能像自然人一样自由,你还得尊重别人的意愿!不然咱随便生产啥都强行让你要,咱是自由了,你呢? 2019-03-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