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弱视不是近视,儿童弱视的危害不可小觑 2019-04-15
  • 宁德时代首发募资将破纪录 有望成创业板第一市值股 2019-03-30
  • 回复@大雨582:社会人不可能像自然人一样自由,你还得尊重别人的意愿!不然咱随便生产啥都强行让你要,咱是自由了,你呢? 2019-03-14
  • 河南福利22选5开奖公告: 第四十五章 无脑的战小姐

     好书推荐:
        袁艺岚一听,脸色顿时有点挂不住。

        战老夫人也只是睨了眼袁艺岚,继续和曾绮柔聊天,全然不将那个女子说的话放在心上。

        自动充当摆设的乔一乔,更加是两耳不闻窗外事。

        “你这丫头!”瞧着说话的人进来,袁艺岚不客气的站起来,“这里还有外人呢,你说话就不能经大脑?你可是战家最金贵的大小姐!”

        进来的女人不悦的瞥了眼袁艺岚,全然没发现坐在角落边上的乔一乔,看到的是战老夫人和曾绮柔。

        曾绮柔率先站起来看着女人道:“思思,你回来啦?国外好玩吗?真羡慕你,一到放假就和朋友出去旅游?!?br />
        战思思却没好气的哼了声,径自坐在袁艺岚刚刚的位置上。

        口干舌燥的她直接端起桌面上的茶杯,喝完才悻悻然的瞧了眼曾绮柔:“我妈说和有外人,曾小姐可是我战家未过门的媳妇,怎么会是外人呢?”

        说话间,战思思没好气的瞥了眼袁艺岚。

        面对战思思答非所问,曾绮柔也不恼,只是脸色一红看了眼角落里的乔一乔。

        袁艺岚面露尴尬,推了推战思思的手臂,却不好直接开口表示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人。

        “丫头?!倍俗纤嗟恼嚼戏蛉苏辛苏惺?,“过来吧,最近你和赫岩可还好?也不见你来找奶奶聊天?!?br />
        战思思刚想应,不曾想战老夫人后面的话让她身体一僵。

        顺着战老夫人的视线看过去,她赫然发现边上还有个穿着朴素的女孩。

        乔一乔早已经站起来,明眸染上笑意,冲着战思思笑了笑,便走到战老夫人面前。

        “多谢老夫人牵挂,赫岩近日出任务去了,所以才不敢叨扰老夫人?!鼻且磺遣槐安豢旱乃档?。

        尽管和曾绮柔得体的大方相比,她倒是显得有点小家子气。

        不过她年纪小,小气不正常吗?

        战思思蔑视的打量了眼乔一乔,当提到战赫岩时,她的脸上更是不屑。

        战老夫人拍拍乔一乔纤细的手指,笑道:“你这孩子,还是那么拘谨?!?br />
        刚刚和战老夫人熟络的曾绮柔,眼看着自己的位置要被代替,脸上保持着淡淡的笑容。

        而战思思却看出了战老夫人脸上的欢喜,脸上的笑容明显挂不住。

        “奶奶?!闭剿妓佳壑樽右蛔?,不客气道:“这就是战赫岩的妻子?你也别一直霸占着,倒是让我们小辈们说说话??!”

        有了战思思的话,曾绮柔上前坐在战老夫人的身边,垂着头,双手却已经开始给战老夫人按摩起来。

        乔一乔见此,倒也不好干坐着,刚想伸手就听见袁艺岚阴阳怪气的话。

        “柔柔的按摩是老夫人最喜欢的,我们可都比不上柔柔贴心?!痹蔗懊缓闷纳搜矍且磺?。

        战思思瞧着乔一乔那张清纯的脸蛋,心里就一度怒火。

        不过她转而一想,私生子配穷人不是绝配吗?

        战思思端起茶杯,心里豁然开朗,满脸笑意道:“我还以为战赫岩会娶柔柔姐呢,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?!?br />
        向来目中无人的战思思喊曾绮柔为柔柔姐,让她很是开心,只是乔一乔的存在实在是碍眼。

        袁艺岚戳了下战思思的手,尴尬的笑着:“你这孩子,当着小嫂嫂的面就别提成年往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什么陈年往事?”战思思不悦的瞪了眼袁艺岚,“前阵子还看柔柔姐两人恩爱,奶奶,这要是不给柔柔姐一个交代,那可就对不起曾家?!?br />
        鬼灵精怪的战思思终于说到点子上。

        而乔一乔刚想矢口否认,不曾想曾绮柔早做好准备。

        袁艺岚心里开心,假装尴尬道:“赫岩要娶的人当然是柔柔,门当户对的婚约才会幸福?!?br />
        战赫岩结婚的事只有他们长辈才知道,战思思是不知道。

        战思思不动声色的翻了个白眼:“那就只是个女朋友咯,女朋友的话就不要随便带进战家好吧?万一对方是间谍怎么办?”

        军事家庭对间谍这一方面的事情非常的敏感。

        不等沉默的乔一乔开口,曾绮柔连忙道:“乔乔不是间谍,而且还是赫岩喜欢的人,自然是最好的?!?br />
        最后几个字被她咬的特别重。

        乔一乔谦虚的笑了笑,心里忍不住腹诽,第一名媛果真是不一样,面对情敌还能将情敌夸上天。

        战老夫人看着她们七嘴八舌的讨论着,余光却落在乔一乔身上。

        只见她沉闷的坐在椅子上,对她们的话没有半句感到不舒服的表情。

        “好了,我累了,你们聊吧?!闭嚼戏蛉税诎谑终酒鹕?,乔一乔立马跟着起来让道。

        而曾绮柔则是善解人意的扶着战老夫人离开。

        诺大的客厅剩下乔一乔三人,战思思不屑的眼光时不时的打量着她,丝毫没放过她脸上的表情。

        袁艺岚有一下没一下的说道:“乔乔,柔柔是我们战家最喜欢的儿媳妇人选,配赫岩也是不错的是吧?”

        战思思嗤之以鼻,曾绮柔配战赫岩简直就是鲜花插在牛粪上好伐?

        “妈,睁眼说瞎话也要看人不是?一个私生子配她这种穷人才是最好的,柔柔姐应该配大哥!”战思思颔首骄傲道。

        说起战濂琛,她是无比骄傲。

        乔一乔不动声色的看着这对母女,在她外面面前诋毁战家家主是不是很不好?

        “不知道在战小姐面前,私生子和婚生子的区别是什么?”乔一乔抬起琥珀色的眸子,不客气的看向战思思。

        虽然战家的事情她不想管,只是战大叔被这么诋毁,她要是无动于衷只会被人揣测。

        内忧外患的情况下,她固然要稳定好内里,在去解决外在。

        战思思抬眸扫了眼寒酸的乔一乔,不屑道:“怎么没有区别?婚生子是正儿八经的战家人,私生子是出轨的产物!”

        那亢奋的声音让乔一乔眉头一蹙。

        袁艺岚则是小心翼翼的扯着战思思的衣袖,示意她不要大放厥词。

        否则被战老夫人听见,受苦的就是她。

        而战思思压根不去理会袁艺岚,自顾自的继续说:“战赫岩就是出轨的产物,亦琛哥会失踪,这件事和他也脱不了关系!”

        乔一乔觉得非常的好笑,这唯一的战小姐还真是空有一张好皮囊,说的话如此没脑。

        “可战家现在的继承人是赫岩,难不成战家没有男人了?还是说他们不如赫岩?”乔一乔蹙眉歪着脑袋装傻问道。

        战家是百年传承下来的家族,在帝都吼上一吼,没有人敢说一句不。

        现如今尊贵的战家让一个私生子做为继承人,那岂不是丢他们的脸?

        长廊的隐蔽处,一抹高大的身影,在听到她的话以后脚步停顿下来,隐藏在黑暗中的脸伤夹杂着淡淡的笑意。

        被反问的战思思没好气的瞪了眼乔一乔,气急败坏道:“你是聋了吗?我说那私生子将真正的继承人弄死了!否则怎么可能轮到他?”

        袁艺岚对乔一乔的话也感到很生气,好歹她还有两个儿子。

        虽说没有战亦琛优秀,好歹也是正儿八经的战家人。

        乔一乔挑眉,杏眸里满满的疑惑:“战小姐怎么生气了呢?不过是就事论事而已,迄今为止,世人知道最年轻的上校是赫岩吧?”

        后面的疑问句是乔一乔故意问出来的。

        怒火冲天的战思思上前扬起纤细的小手,满脸阴险的瞪着乔一乔。

        袁艺岚见此,心里忍不住担心起来,战赫岩护短,要真打下去恐怕战思思没有好果子吃。

        “思思?”送战老夫人回房间的曾绮柔满面春风的走进来,“这么生气做什么?这要是让人知道我们战家欺负外人,那战家的脸面岂不是丢光了?”

        悬着一颗心的袁艺岚立马上前附和道:“是啊,何必为了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女人生气?”

        不甘心的战思思见她们都帮乔一乔说话,心里更加的恼怒。

        她走上前挽着曾绮柔的手臂,亲昵道:“柔柔姐,你快点嫁给战赫岩吧,免得他什么样的女人都往家里带?!?br />
        乔一乔不动声色的看着演戏一般的三个女人。

        明明战思思不喜欢曾绮柔,现在却表现的两人很亲密。

        面红耳赤的曾绮柔娇嗔的看了眼战思思,落寞道: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再加上有了乔乔,我和他可能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可能什么???当然是要在一起的!”不等曾绮柔说完,战思思迅速打断她的话。

        一边恶毒的瞪着乔一乔一边阴阳怪气的开口:“某人恬不知耻的要高攀,我们战家岂是那么容易就能高攀的?”

        乔一乔无所畏惧的坐在椅子上,这战家的水太混了,真不好混。

        袁艺岚见乔一乔面不改色,添油加醋道:“一个三流画家而已,赫岩是不会喜欢的,他心里是有你的,毕竟你们青梅竹马长大,天造地设的一对呢!”

        袁艺岚的话说的曾绮柔心花怒放,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是吗?我怎么不知道?”一道威严富有磁性冷酷的男声从长廊处传来。

        下一秒,长廊上站着笔直、穿着军服的战赫岩!

        半月不见,他没有一点儿的憔悴,相反更是意气风发,鹰隼般冷峻的眼眸扫了她们一眼,最后落在乔一乔的身上。

        那熟悉的声音让乔一乔迅速起身,僵硬着脖子看着风尘仆仆的他。
  • 弱视不是近视,儿童弱视的危害不可小觑 2019-04-15
  • 宁德时代首发募资将破纪录 有望成创业板第一市值股 2019-03-30
  • 回复@大雨582:社会人不可能像自然人一样自由,你还得尊重别人的意愿!不然咱随便生产啥都强行让你要,咱是自由了,你呢? 2019-03-14
  • 七星彩走势图加高手qq群338080 北京赛车pk10不定杀码 360老时时彩 快乐时时彩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pk10玩法解说 北京pk10赛车手机Ios版 香港六合彩现场报码 澳洲幸运10赛车计划 篮彩胜负怎么玩 双色球爱彩网 nba篮彩让分胜负投注技巧 乐彩网排列三 2018海南环岛赛海口赛段路线图 大乐透新规则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腾讯分分彩五码倍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