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弱视不是近视,儿童弱视的危害不可小觑 2019-04-15
  • 宁德时代首发募资将破纪录 有望成创业板第一市值股 2019-03-30
  • 回复@大雨582:社会人不可能像自然人一样自由,你还得尊重别人的意愿!不然咱随便生产啥都强行让你要,咱是自由了,你呢? 2019-03-14
  • 河南22选5好运3中三个: 第21章 阴狠的纳兰恒

     好书推荐:
        纳兰府外。

        众将士的附和之声哗然一片,一个个义愤填膺,眼眸中视线汇聚在刑天烈身影上,目光中充满了厌恶之色。

        刑天烈刚毅的脸颊上涌现出浓烈的愤怒之色,神色铁青无比,眼眸中一股冰冷的杀意闪掠而过。

        楚非梵将一切看在眼里,嘴角噙着一丝邪恶的笑容,心中暗语:“原来纳兰家一直控制着紫林军团的军费供应,刑天烈虽为青木城最高统帅,实则还要受制于纳兰恒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纳兰将军,你不要以为朝中有左丞相为你撑腰,军中有诸多副将听你调遣,你就可以为所欲为,你别忘了本将军才是青木城最高的统帅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现在本将军问你,新帝上位的诏令何在,请速速拿来让本将军过目。青木城一切和朝中沟通之事都是你纳兰恒在经办,你暗藏新帝诏令,将众将领一直蒙在鼓里,让我们所言不达天听,你到底欲意何为?”

        刑天烈神情冰冷蚀骨,眼眸中凌厉的寒芒跳动,声音严厉森寒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新帝诏令?”

        “邢将军,想看新帝诏令,不好意思,前日本将军已经派人前往皇城复命,新帝诏令也一同带回皇城去了,将军若是想看,估计要亲自返回紫薇皇城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纳兰恒冷笑一声,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,丝毫没有将刑天烈放在眼中,声音不屑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纳兰恒,你好大的胆子,新帝诏令本要在众将士面前宣读,你怎能擅作主张将诏令送回皇城,你这样的做法就是欺君罔上,你可知罪!”

        “邢将军,你就不要用废物皇上来吓我了,紫楚朝不保夕,皇城之中庆国公柳擎谋反,想来很快紫楚又要改朝换代了,一个已死皇帝的诏令,留着有何用处?”

        “邢将军,我劝你还是以大局为重,风云国很快就要大军压境,将军还是想想自己的后路吧,为了已经败落的国家妄送了自己的性命,岂不可惜!”

        纳兰恒眼眸中闪过一丝狡诈之色,脸颊上神色阴狠,声音不屑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闻言。

        楚非梵冷峻的脸上涌现出一抹浓烈的杀气,体内帝王龙气萦绕在周身之上,冰冷的寒芒从眼眸中射出,怒视着纳兰恒,心中已然对他判了死刑。

        刑天烈感受到身后楚非梵身影上传来的杀气,神情惊愕,心中充满了惶恐之色。如果自己背后的少年要真的是新帝,那纳兰恒刚才的话足以让整个纳兰家族给他一起陪葬了。

        就在刑天烈陷入沉思之际,一道身影从他的身边掠过,定神看去正是楚非梵,只见他阔步向纳兰府门口走去。

        “纳兰恒,你既然见过新帝诏令,那你可知我是谁!”

        楚非梵神情冷峻,眼眸中不灭的杀意萦绕,声音中充满了冰冷的霜寒之气,让人感觉好像跌落到了万丈冰窟中一样。

        纳兰恒循声看去,脸颊上的冷笑之色瞬间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错愕之色,身形微微一颤,眼眸中闪烁着不可思议的目光。

        “不,不可能,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!”

        “纳兰恒,你可认识我!”

        楚非梵暴怒的声音再次响起,眼眸中杀机不减,周身上萦绕着凛冽的灭杀之意。

        纳兰恒注视着楚非梵的身影,神情狰狞不堪,眼眸深处闪过一丝阴狠之色,轻轻的冷笑一声。

        “我当然认识你,你就是风云国派来的奸细。来人啊,此人是风云国的奸细,给我将他拿下就地斩杀!”

        纳兰恒看到楚非梵第一眼就知道他的身份,虽然内心非常的狂恐,但是他知道只要楚非梵身死,那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。这样不但保全了自己的安慰,同时也为纳兰家换来一线生机。

        一声令下,纳兰府中数十名将士倾巢而出,他们脚下步伐飞快,顷刻间就将楚非梵包围,手中长矛断剑寒芒四射,全部直指在他的身影之上。

        “杀!”

        刑风见纳兰府中的将士将楚非梵包围,豁然转身回头,目光从闪烁着询问之色向刑天烈看去。

        刑天烈乍然抬首看了眼纳兰恒,眼眸中闪过一道精光,心中更加确定了楚非梵的身份。

        “狗急跳墙?”

        “纳兰恒欺君罔上,蔑视皇权。不思皇恩在青木城中鱼肉百姓,搜刮民脂民膏。众将士听令,给我将他拿下!”

        听到刑天烈的声音,纳兰恒眼眸中闪烁着一丝绝望之色,冷笑一声,阴狠的目光看着身旁的众位副将。

        “诸位将军,刑天烈勾结风云国的奸细,他这是要投敌卖国,用诸位将军的性命换取自己的荣华富贵!”

        “诸位将军可不能让他的奸计得逞,现在随本将军杀出去,只要我们坚持到我们的大军到来,一切危局都将化解!”

        纳兰恒神情睚眦欲裂,抽出腰间的佩剑,身先士卒,快速向楚非梵面前冲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他心中知道楚非梵手无缚鸡之力,只要将他斩杀,一切事情都还有回旋的余地。

        看着向自己袭杀而来的纳兰恒,楚非梵神情云淡风轻,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,双臂张开,脚尖点地,身影向后暴退而去。

        “唰!”

        纳兰恒手中散发凌厉寒芒的玄铁长剑,破风而来,穿透空气的层层阻隔,直指他的胸口袭杀而来。

        “小王八蛋,休要伤我家公子!”

        “砰!”

        李大锤怒喝一声,巨大的吼声震耳发聩,他手中凤翅鎏金镗裂空而下,直接将纳兰恒手中的长剑挑飞出去。

        “砰!”

        李大锤身怀万斤巨力,看似随意的一击却暗藏磅礴的气力,一击之下,纳兰恒手臂发麻,虎口鲜血淋漓,手中长剑摇摇晃晃。

        “小王八蛋,想伤我家公子,先过俺这关!”

        李大锤高大威猛的身影站在纳兰恒的面前,宛若一尊杀神一样,身影上散发着浓烈的杀伐之气。

        “纳兰将军,我们来助你一臂之力!”

        “纳兰将军,我来帮你!”

        “唰!”

        “唰!”

        纳兰恒背后的众位副将全部抽出兵刃,来到他的身旁,怒视着李大锤和楚非梵两人。

        “咻!”

        一道白色的烟雾凌空飘飞而起,绚丽多彩的光芒在虚空之中绽放,释放出星星点点的火光。

        “信号弹,纳兰恒你竟然将城中所有的军队都召唤来,我看你真是找死!”刑天烈神情冷峻,眼眸中闪烁着浓烈的杀意,声音愤怒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刑天烈,你别忘了,紫林军团中一半的将士是听命于我的,你的军队可都在城外安营,防止风云国偷袭。现在城中除了你身后这支卫队,剩下可都是我的人。本来还想让你多活些时日,既然你如此不知好歹,那今天就将你们这些通敌卖国之人和风云国的奸细全部斩杀!”

        纳兰恒握着还在滴血的手臂,狰狞的脸颊上布满了怒杀之意,声音森寒蚀骨的说道。
  • 弱视不是近视,儿童弱视的危害不可小觑 2019-04-15
  • 宁德时代首发募资将破纪录 有望成创业板第一市值股 2019-03-30
  • 回复@大雨582:社会人不可能像自然人一样自由,你还得尊重别人的意愿!不然咱随便生产啥都强行让你要,咱是自由了,你呢? 2019-03-14
  • 白小姐高手论坛 北京pk10冠军单调计算 各地开乐彩月销售 福彩中心工作人员待遇 时时彩缩水网页 111彩票网提现会出问题 3d字谜 爱彩在线app 新时时彩二星组选 足球比分直播网 北京pk赛车七码预测 幸运飞艇冠亚小2.2 新疆时时彩下载手机版 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京东彩票优惠券领取 江西多乐彩任五遗漏